思路客 www.siluke.so,最快更新纷纷花落你来过最新章节!


    带着她往另一栋楼的透视室走去。

    米小小有些紧张地捏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,到了透视室门外,死死地抓着走廊拐角不放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去检查,我真的没有事,不去检查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可怜兮兮地乞求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心脏不好,早些查出了毛病,就可以早些着手治疗;没有事当然放心了。”祁御泽认真地看着她那惶惑的眼神,心疼地放了她的手,扶着她的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——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米小小摇摇头,眼泪在眼眶里转呀转地,转得祁御泽的心都痛了。

    “乖,你在担心什么?告诉我,我帮你宽心!”

    祁御泽耐心地安慰。

    “我高考体检、考上军校的体检,都是正规的程序,要是有那么危险的疾病,怎么可能过关?

    而且,我身体一直都很棒,我从九岁起周末或者放假,就在健身房里打工,一直到考上大学,什么运动我都很努力地去学习,而且做得很好,怎么可能有心脏病?

    今天,我就是拼了全力,脱力而成的昏迷,你不要太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米小小清晰地条分缕析来证明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祁御泽抿抿唇,审视她坚定固执的目光,终于叹口气把手中的缴费单和拍片条一起丢到了垃圾箱里,闷闷地说:

    “走吧,你不想检查,咱们就回去,奇了怪了,只要是和你牵连上的事情,我这神经都敏感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米小小顿时含涕宜笑,让祁御泽瞧得傻眼,当真是个小丫头,说哭就哭,说笑就笑。

    遂带了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那边,他们俩的身影一脱离花思雨的视线,她就急速地走到里边的洗手间,把手放在水龙头下边冲洗。

    她的确有轻微洁癖,只是这轻微是看和谁相比来说的,比如和她那个每动用一样东西,都会洗上至少五遍手的老妈来说,她明显算作轻微洁癖,毕竟她只是和人握手之后,才会产生这种洗手的念头,而且,她只洗三遍,用两遍消毒皂而已。

    作为医生来说,她太了解疾病传染的各种途径了。

    这样认真细致、一丝不苟地洗着手,

    她脑海里不停滚动的都是米小小那青春甜美的笑脸。

    她羡慕米小小那黑漆漆的眸子里水波一样的明媚,羡慕她喜怒都形于色的稚嫩,甚至羡慕她脸上那明亮的汗水。

    那种年轻,让她嫉妒而怅然。

    想到祁御泽对她的宠溺呵护,那张小脸,又变成了惹人讨厌的面孔。

    扮可爱的小丫头眼里流转的狡黠,让她怎么都讨厌不起来,心直口快、想到什么就随口说出来,对于她来说,压根儿就不记得,自己最后一次直接地说心里话的时间相隔多久了。

    妈妈从小就对她要求极端的严格,努力地把她培养成心目中的那种理想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她也一直为自己的修养和气质儿自豪,今天,她竟然有些厌恶这种性子了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显然是要故意刺激她让她失态,不可否认,她是有些受不了,难道她是从祁御泽的口中得知自己不喜欢和人握手的?不然,她怎么觉察到祁御泽脸上那忍耐着的笑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