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www.siluke.so,最快更新从1983开始最新章节!

    金鸡奖的报名规则,是去年上半年(一般是5、6月,时间不定),到今年上半年之间,取得公映许可证的作品。

    注意是许可证,不是上映。

    所以去年的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今年的《卧虎藏龙》都在列。《无名之辈》由于换领导被拖延,只能参加明年的金鸡奖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金鸡每年都在挽救,每年都失败。

    今年央视首次直播,跟南宁国际民歌节同期举行,耗资3千万,明星阵容庞大……导致媒体过多,去年100家,今年320家,800多记者。

    总之就是火热。

    在许非看来,换汤不换药。作为国内最高奖,最核心的奖项部分不能服众,整再多花里胡哨的都没卵用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20日傍晚,国际大酒店。

    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兼本届电影节秘书长张斯涛,在一楼等候多时。11月的南宁不冷不热,他却好像很虚的样子,不时拿手绢擦擦汗。

    80年代,手绢是通用品。

    2000年,手绢是区分老年人和年轻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没拍过电影,属于电影界的文化人,传说中的专家。组织本届盛典,从头到尾纰漏不断,最糟心的是明星。

    事先都见报了,说周星星、梁朝韦、张蔓玉、高仓健、广末凉子都会来,结果全部放鸽子。

    让媒体大加嘲讽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奖项,冯裤子就够闹心的,而张斯涛知道最终答案,等一颁布,肯定又是一番口诛笔伐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隆隆隆!”

    滑轮滚地的声音传来,在空旷的大厅格外清晰。张斯涛一抬眼,赶紧迎上去,仗着年龄大唤道:

    “小许来了,等你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老师?”

    许非开会见过多次,半生不熟的,笑道: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一会说,先办入住。”

    张斯涛取出一张通行证,道:“你临时说来,我就给你搞了张通行证……那个前台,按最高规格开个房间,先住两天。”

    登记完,他又陪着上楼。

    许非见酒店空荡,奇道:“人都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彩排呢,你要不要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小莫留下收拾行李,许非换了件衣服,俩人下楼。

    坐车从酒店出发,沿民族大道驶向民族广场,在旗杆处停下。前面铺着又长又宽的红毯,尽头是南宁人民大会堂。

    没错,就叫这个名。

    “明天颁奖礼,嘉宾的路径就是这条线,从这里走星光大道。”

    张斯涛简单介绍,道:“小许啊,不瞒你说。公众对金鸡奖批评已久,我们一直在改革,可为什么不见成效呢?

    今年是新千年,跟民歌节同期,央视直播,本想请两岸三地的明星助阵。但大陆的好说,港台实在请不来,你帮忙找找原因?”

    找你妹!

    许非很想吐槽,道:“两岸三地的交流才刚开始,互相不了解,以后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,可金鸡奖本身缺乏吸引力也是一个因素。哎小许,你跟他们合作过,下届能不能帮忙邀请一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非看了他一眼,懒得回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厅门口挤满了记者,被隔在安全线外,保安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众人眼馋啊,因为几步之遥,就是香甜可口的明星大餐。这帮人在里面等着彩排,暂且无事,聚在一块瞎聊。

    哎哟,你们瞎聊什么?出来聊啊!

    记者们急的跺脚,一哥们忽生一计,道:“叫他们,想采访谁就叫谁!”

    自己先对着里面喊:“吴倩莲!吴倩莲!”

    穿着牛仔服的吴倩莲还真出来了,她是颁奖嘉宾,看一水的镁光灯狂闪,忙道:“哎,等我明天穿漂亮点再照嘛!”

    说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葛尤!葛尤!”

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