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www.siluke.so,最快更新如玉医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苏钰闻言笑意愈深,不过还是先将阿洛放了下来,“阿洛,我看好你!”

    公孙瓒,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怎么想,都觉得这么危险的事情,难道苏钰不该是毫不犹豫地拒绝阿洛以身犯险的举动,所以苏钰同阿洛这两个不像面上看上去如何交好,其实苏钰心里也想着阿洛死的?!

    什么我看好你,苏钰的心竟然这么大?!

    公孙瓒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有点乱。

    好在苏钰又补了一句,“别怕,有我在,陆川断然不敢动你分毫。”这话说得还算霸气,而这两人古怪的关系公孙瓒也不想再理,主要还是她真的不想在这里做“电灯泡”,所以只留下一句,“阿洛你先别轻举妄动,我们从长计议”,也就离开了二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公孙瓒想的还是过于轻巧,阿洛明知如今争分夺秒,因而当日一入夜,他便整装待发,潜入了江流城之中。

    阿洛的轻功还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
    面具遮住他清秀的面庞,偶尔一道银光自天边掠过,阿洛手执千机匣,站在夜色入云之处,居高临下地看着偌大得江流城,也将陆川的夜夜笙歌一一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寻欢作乐,却不知江流城的百姓因你流离失所。”阿洛长叹一声,纵身一跃,便隐入了这愈发身后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之中。

    江流城犹如偌大繁华的不夜城,然而这一夜,他的灯火终究因着一个人而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入江自然也想不到,仅仅不过一夜的功夫,只是凭着阿洛一个人,却已然能够使得江陵城方寸大乱,听闻金陵城七成粮草竟然不翼而飞,而重兵把守之下,谁也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更有人称陆川早已勃然大怒,誓要抓住这胆大妄为的窃贼,而阿洛听说了这消息的时候,正好整以暇地躺在榻上,笑得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白卿推门而入的时候,看见的便是阿洛这般样子,她心里不明白,眨了眨眼睛,又想到了什么,便大步走了进去,“阿洛,这就是你说的,送慕染的见面礼么?”

    其实白卿不明白,他们当初分明是跟着慕染一起来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的,之前在扬州,他们便一直鬼鬼祟祟地跟踪着慕染,除了慕染和苏钰楚河他们,白卿也看见了几位她之前从未见过的人,尤其是那个玄衣女子,她瞧着总是显得分外眼熟,后来想了想,忽然细思极恐,发现自己同那玄衣女子的真相却是如此的相似!

    白卿本想着询问阿洛这究竟是什么情况,只是看着阿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便知道自己就算问了他,十有八九他也不会对自己说实话的,因而也就老老实实地放弃了这个打算,虽然白卿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位玄衣女子,竟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!

    虽然这已然是后话了,而白卿仍旧想不明白的,还是后来慕染跟着陆川明显是身不由己地到了这江陵城中的时候,阿洛终于放弃了跟踪他们的打算,结果反而是来了这隔壁的江流城,还二话不说,就想了个办法同江流城城主入江打赌。

    论说阴险狡诈,只怕天下人都不及阿洛,入江自然而然也输掉了自己的城池,虽然他心不甘亲不愿,只是如今也是无可奈何,阿洛就这般轻而易举地霸占了这江流城的城主之位。

    虽然白卿自始至终都不明白阿洛究竟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,直到她听说阿洛的目标竟然是物阜民丰的江陵城的时候,白卿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,“阿洛,你疯了!”

    阿洛却只是眨了眨眼睛,也不多说些什么,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解释的人,他想到什么,便一定会做什么,他想要什么,也就会以最短的速度得到他。

    也不是没有见识过阿洛的厉害的入江,一直觉得这个家伙不过是会耍耍小聪明罢了,先前也是因着他卑鄙无耻的手段,才拿到了江流城的城主之位,所以后来他说要帮自己拿到江陵城城主之时,入江不仅是不屑一顾,简直是勃然大怒,生怕这一次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他完全不懂阿洛的脑袋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,然而尽管心里愤怒,有一个苏钰顶在自己的头上,他只能将所有的憋屈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不过阿洛既然提出了那么荒诞的想法,入江也是准备好了看阿洛的笑话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这件事情放在阿洛的身上,简直不值一提,所以直到阿洛真的一个人拿到了陆川手中七成的粮草之时,江户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,根本就不知道阿洛这是怎么办到的。

    虽然似乎除了他以外,对此事知情的人没有一个觉得奇怪的。

    而再一次见到阿洛之时,入江终于微微红了脸,对阿洛也不再是之前那般轻视的态度,虽然他嘴上仍旧是强硬地开口,“所以你接下来究竟是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阿洛却不过神秘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入江还是太不了解阿洛,阿洛既然这般笑着,也就意味着他自是不会将这件事情的原委告知入江,入江面上是悻悻的沮丧的表情,想了想,还是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前脚刚走,白卿后脚就走了进来,白卿也不是没有听见方才阿洛同入江之间的对话,她的面上忽然堆满了好奇的神色,看着阿洛,更是忍不住好奇,询问他当初在江陵城偷盗粮草之时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好在阿洛对白卿也暂时没有什么隐瞒,想了想也就将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当时阿洛很快就潜入了陆川所在的府邸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江陵原来的城主虽说为人粗犷野蛮,看上去不过武夫一个,却也是小心谨慎之人,比如他虽说夜夜笙歌,却还是小心翼翼地将粮草捆在自己的身旁,就这么堆砌在府邸深处一个粮仓里,前后皆有重病把守,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阿洛的身影湮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,瞧着这般光景,脑海深处却是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