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www.siluke.so,最快更新如玉医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谁知慕染又是摇了摇头,“后来机缘巧合之下,小道士身为道士山上的大师兄,又立下了为民除害这样大的功劳,一时之间许多人都上山求小道士,小道士本就是助人为乐之人,每每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,他下山的次数也就渐渐多了起来。不过也只有小道士自己才知道,其实他这般频频下山,却是有着自己的私心,而并非外人所瞧见的,那只小狐妖不知不觉之间,早就已经住进了小道士的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小道士成了青年道士,与小狐妖的感情也愈发深厚,两个人之间,自然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异样的情愫,终于,一次花前月下,他们私定了终身。”慕染说到这里,微微抬起眼来,对上天边一轮明亮的夜色,不知晓究竟在想着什么,只是良久,她终于轻叹一声,面上露着几分无可奈何的神色,这才继续开口,“只是人妖殊途,更何况道士是要继承道观掌门的衣钵,他妄动凡心本就是大错特错,更何况是喜欢上了一只狐妖。他师傅觉得自己的徒弟这回简直是罪无可恕,想着定然是这狐妖迷惑了自己的徒儿,便在一日设法困住了自己的徒弟,想要亲自下山,除了那只狐妖。”

    果然验证了自己心中不好的预感,听到这里,莫依然简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颗心更是揪得紧紧的,不知为何,她只觉得慕染的话虽然平淡,却是一字一句,戳着自己的心窝,听得她心里是钝钝地疼痛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小狐妖那时候已然敌不过小道士了,更何况是她师傅,他们实力相差悬殊,小狐妖已然命悬一线,而就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,谁也不想,那小道士竟然冲破了他师傅设下的结界,替小狐妖挡住了来自他师傅的致命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!”莫依然完全没有想到竟是如此,她紧紧捂着嘴巴,不想脑海之中忽然纷纷涌现出无数熟悉而陌生的画面,却是令自己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慕染却像是没有注意到莫依然的异样,仍旧兀自开口,“后来小道士死了,他师傅带着他的骨灰回了道士山,我见到小狐妖的时候,已然是几十年之后,小狐妖也成了绝顶的美人,不过,她再不是多年前那个天真的丫头,眉眼之间,也总笼着一层似有若无的忧伤。”

    莫依然听得痴了,一时之间也不知晓究竟该回慕染什么,却是与此同时又是听得慕染轻笑一声,“所以她知晓我的本事,才会毅然决然地来寻我,让我助她重生,纠正那时荒唐的年岁吧。”

    “重......重生?”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的莫依然还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之中,微微张着嘴巴,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慕染,只是慕染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莫依然的异样,轻呷了一口茶水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晓慕染的不同寻常,只是莫依然这回还是第一次知晓,原来慕染做的竟然是这样的买卖,她简直难以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这般荒诞的法术,心中虽然犹豫,却还是忍不住问道,“只是慕染,既是重生,那她,那狐妖,该同小道士重新在一起了吧。”

    重生不就是为了阻止那时的悲剧发生么,就算最后她没有在一起,小道士也该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。慕染听着莫依然这般开口,嘴角的笑意忽然又隐去,眼底是异样的神情,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,又是沉默了片刻,她这才苦笑一声,幽幽说道,“是啊,那小道士,自然活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莫依然终于松了一口气,只是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慕染的话听着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的天色实在太晚,慕染说完了这些,便离去了,而莫依然也没有想到,翌日的江陵城,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好像时间回到了慕染第一次来了这江陵城之中的时候。

    军心不稳,即便陆川是堂堂的城主,然而江陵城旁的江流城城主却已然对江陵城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而慕染更不会知道,那虎视眈眈之人,却是她再熟悉不过之人,阿洛!

    阿洛同白卿,早在那时跟着慕染来了这异世之中,而如今他们更是在谋划着给慕染一个见面礼,只不过这江流城原城主入江却阿洛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你!”

    阿洛方才的话没有说出口还好,他既然这般说了,怒火中烧的入江又是一声怒吼,想着自己又是被这小子耍了一遭。

    江流城的繁华早已皆被江陵城夺去,且不说兵力,单论粮草,他们都不见得能够维持多少时日,阿洛这小子若是想来一场拉锯战,也要看自己粮草能不能维持那么多的时日!

    入江冷哼一声,终于平复了心情,面无表情地道出了如今局势的利弊。

    只是阿洛仿佛早就料到了入江会这样说,略显青涩稚嫩的面容上仍旧一片平静,他看也不看入江一眼,视线凝在那图纸之上,略一沉思,忽然伸出手来,两指划出一片狭小的区域,正是如今陆川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粮草虽说不多,陆川却有的是。更何况,我们毕竟也没有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。”阿洛沉声开口,眼里却是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只是他虽说自信,然而那话里的纰漏却是显而易见,入江驰骋沙场这么多年,知道如今的局势虽不明朗,只是若是他们放手一搏,兴许还有致胜的机会,若是真如这小子所言,坐以待毙的话,只怕到时候不但什么都没有得到,反而赔上了这几万人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阿洛公子,说到底,你手中似乎并无兵权。”好在入江忽然意识到这一点,这才缓缓定神,嘿,亏他刚刚还紧张得不得了。这家伙既然手上并没有什么实权,所以方才的话不过是说说罢了,真正的大权还在他,以及苏钰手中。

    入江嘴角扯着一丝痛快的笑意,不想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温润如玉的话语,“阿洛所言,正是我心中所想。”

    除了苏钰能够于不动声色之中说出这样不怒自威的话,还能有谁,还有谁?!而陆川自然也不会知晓,苏钰来了江陵城之前,却是早已潜入了江流城中,也早已从入江手中接过城主之位,然而他这番作为很是低调,除了极少数几个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