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www.siluke.so,最快更新前妻归来之邵医生好久不见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三个人再次上车,直接离开,留下躺在地上嘶嚎的四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最是郁闷,让女人用高跟鞋的鞋跟那样踩着他的小手指,那感觉,真是酸爽不已,而且,他怀疑那女人就是属猫的,不然这么黑的夜,她到底是怎么瞧见他的小手指,然后准确无误的给踩上去的?

    四个人狼狈不堪,但是又能怎么着呢?

    惹不起的人,只能绕道走。

    他么不是不懂,只是在青云市多年的根基,让他们以为,对付这些所谓的有钱人,其实很简单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人家的有钱跟他们所以为的那种有钱人压根就不同。

    那些人是可以任他们宰割的,这种,是他们这辈子都惹不起的角色。

    老五最终只能认栽倒霉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也不敢追着人家要什么医药费,毕竟那两铁棍挥下去,真的要算账,估计他们得倒赔钱,人家没有追究,算是他们的幸运了。

    周启云将车开到路口,车内沉寂又带严肃的氛围,让陶曼突然发出来的爆笑声给打破了,看着陶曼突然间像个神经病似的,笑的那般花枝乱颤,秦远翔蹙了眉头。

    刚才的动筋骨,让他的酒醒了至少一半了,此刻也没有了想要再喝酒的念头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他可以说是超级失态了。

    什么原因,他也很清楚,毕竟,就这么放手了,他还是觉得仿若割肉般疼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清楚的知道,如果不放手,最终还是会痛,只是痛法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醉酒是因为童欣乐,但是陶曼突然这么跟他醉酒,甚至比他醉的还离谱,他就不知道这人是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对陶曼的了解不深,但是就他所了解到了,他觉得陶曼不应该是那种会拿酒消愁的人,她是一个享乐主义者,不管是喝酒,还是干嘛,她都是用一副享乐的心情。

    像今天这样,真的是太让他奇怪了。

    同时,陶曼有这样的身手,也真的是令他有些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穿着裙子,还有高跟鞋就冲出去打架的女人,大概这人刷新了一次新的世界纪录。

    秦远翔想着这些,缓缓的摇摇头,无奈又佩服之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秦总,能请教你下,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吗?”陶曼追问道。

    从上车后,到她开始忍不住笑,她一直都在关注着秦远翔,她猜的到,她今天的一切让秦远翔都太过意外了,尤其是她那么能打。

    哎,苦心在他面前扮演的淑女形象,今天晚上大概是彻底崩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今天晚上其实还是喝醉了,要是没醉,她也不会这样去打人,还好,那些人没说更过分的话,否则,今天那几个人,不死都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她还是手下留情了呢,跟她对打的男人,都承受不住,被她打的哇哇叫,现在想来,妈蛋,那几个人,真的是太怂了。

    就那几个怂包,都居然敢砸他们的车。

    “没,就是觉得现代社会,出了个陶木兰,在下佩服。”秦远翔第一次这么隐忍不了自己的笑。

    本来是赞扬陶曼的话,但是这陶曼怎么听那是怎么不舒服来着。

    什么叫陶木兰?人家花木兰从军,那是没办法的事情,女扮男装混在男人堆里。

    她又没混在男人堆里,她还是很小女人的,好不好?

    “那秦总有没有兴趣跟我比划比划?另外,刚才看到秦总,打架都打的很帅,实在是惊艳到我了,所以,真心想请秦总赐教,还请秦总不吝赐教。”陶曼故意双拳抱在一起,朝着秦远翔来了个半鞠躬。

    主要是坐在车子里面,她这会儿想来个全鞠躬也来不了啊。

    她是很有诚意拜他为师的。

    秦远翔摇头,直接拒绝了,“不比划,不管怎么比,我都不划算,吃亏的事情,我秦某人不做。”

    陶曼呵呵笑了下,“秦总不是不做吃亏的事情,而是得看是为谁做吃亏的事情,为了乐乐,秦总那肯定是什么亏都肯吃的。”

    陶曼看的很清楚,秦远翔对童欣乐的心意。

    只是,童欣乐是真不知道秦远翔对她有这种心思,哪怕在她提示过后,童欣乐都还是选择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突然提到童欣乐,秦远翔就不吭声了,他今天就是为了这件是买醉的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他真是没想到,十八九岁的年龄都没有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,如今三十一二了,竟然为了乐乐做了这么幼稚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没有跟乐乐开始过,可是,他今天竟然有失恋的感觉。

    见秦远翔没吭声,陶曼很清楚自己说到他心坎里去了,于是,她又开始叨叨叨的劝,“其实,秦总,每个人都会遇上失恋这种事,时间是良药,总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周启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启云无语极了,这陶小姐真的是在安慰人,还是给人的伤口上撒盐啊。

    既然清楚这件事,那干嘛不像他这样,闭紧嘴巴啥都不要说,那时间才是良药,慢慢的才能遗忘。

    这陶小姐倒好,明知道人家的伤口在哪儿,不止说出来,还一直戳戳戳。

    这是生怕人家的伤口不会愈合了,是吧?

    又到了一个路口,周启云开口问着,“陶小姐,先送你回酒店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烦了。”陶曼点点头,扭头看向车窗外,她按下了一条缝,让夜风吹进车里来,给她灼热的脸蛋降降温。

    “秦总,你要不要先给夫人打个电话,这么晚还没有回去,夫人会担心你的。”周启云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