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思路客 www.siluke.so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京城,去是不去?

    徐杰犹豫着,又低头看着书信,欧阳正的落款,落款之上还有是那一句:盼之,翘首再盼,万望!

    徐杰转头看了看欧阳文沁,欧阳文沁问了一语:“父亲说了什么呢?可是有急事?”

    徐杰把书信往前一摊,语句不多,欧阳文沁只是稍一看,也就看完了,转头又去看徐杰。

    欧阳文沁并不发表意见,只是这么看着徐杰,让徐杰定夺。其实欧阳文沁是想回京城的,毕竟那里有她的家人,那里也有她更习惯的生活环境,但是她也并不开口说话,不愿去影响徐杰的定夺。

    这京城到底去是不去?去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是能成为领兵之将?还是能成为朝堂大员?这些显然都不成,那么去京城能怎么样?大概就是能帮衬着欧阳正谋划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欧阳正的处事风格与徐杰的处事风格,相差甚远,徐杰相比欧阳正而言,更加激进一些,不比欧阳正那般把自己限制在诸多条条框框之内,或者用一个并不十分合适的词汇,就是徐杰处事更加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这样的两个人,谋事的办法显然是不一样的。有时候兴许不是共识,反而是歧义。

    徐杰能想到这些,所以更显出了犹豫。

    徐杰把书信收了收,进得屋内去寻老奶奶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吃一顿饭,听着老奶奶又一次表达着对于徐杰生儿育女的期盼。徐杰口中答应着,头也连连在点。

    倒也不只是安慰老奶奶,徐杰对于生儿育女的事情,并无排斥,该来就来。

    末尾,徐杰终于开始开口一语:“奶奶,明天孙儿又要去京城了。“

    老奶奶闻言并不伤感,反而极为高兴,开口问道:“想来是天子又有重用,我家孙儿就是这般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徐杰故意发出一些爽朗的笑声,让瞎眼老奶奶心安。

    徐杰终于还是决定去这京城了,也是徐杰知道,战事并没有那么简单,室韦人都聚兵了,事情已然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,这京城还是得去,至于作用大小,徐杰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是万劫不复的地步,京城里的消息也是最为灵通的,退一万步想,也是给自己做其他准备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其实,徐杰还是不愿意真的看到家国沦丧。这个国家,安安稳稳的,百姓安居乐业,真的变成战火连绵。已经在这里活了近二十年的徐杰,如何愿意看到?

    说那些什么王霸伟业,有些可笑,徐杰也从未多想过,徐杰此时也不觉得自己是秦皇汉武的那块料。真若是室韦入了中原,千百万人死去,千百万人为奴,妻女被夺,性命不保,家产更不谈。

    惨剧如厮,何其可悲?

    乱世才出英雄,但并非英雄造乱世。英雄是被乱世逼出来的,并非英雄真的一开始就愿意活在乱世,哪个人最初不想过一份安稳富足的生活,是因为安稳富足不可得,才会拿命去搏。

    大船再次渡江,徐仲在码头相送,徐虎,徐康,徐泰,徐狗儿。欧阳文沁想一起去京城,却如何也没有主动说出口。

    兴许徐杰内心中觉得把欧阳文沁留在徐家镇是最稳妥的安排,这种想法关乎徐杰心中隐隐的忧虑,忧虑来自战争的胜负,也来自皇帝陛下夏锐。

    徐仲送走徐杰,转头与徐牛说道:“老牛,族中男丁,但凡十四岁以上的,皆召到祠堂里去,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徐牛问了一语:“大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仲脸上也有担忧,口中一语:“杰儿临走之前与我有过一番详谈,唉……但愿都是杞人忧天。你也带人去把甲胄弓弩兵刃都搬出来,到时候发到各家各户去,但凡十四岁以上的男丁,都要备一套,往后早晚间,所有男丁皆要点卯,早间也该操练一番。”

    徐牛闻言一愣,直白问了一语:“大哥,这……要不要多招揽一些人手?江湖上的汉子?穷苦家的男丁?”

    徐牛懂得一些,但是也说不清道不明,只知道徐仲与徐杰之间的谋划,十有八九是与打仗有关,亦或者说是与自保之类的事情有关,否则平白无故的何必弄出军队一般的事情?所以徐牛想得更多一些,真要是拉起人马与人干,那就是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徐仲想了想,点头:“嗯,多寻良人,愿意吃一碗看家护院的饭,那便都召来,多寻匠人,与吴子豪说一句,叫他多收生铁卖来镇子里,我们都一并高价收购,有多少要多少,有备无患。“

    徐仲与徐牛,并未真正说上什么事情,但是这些准备的意图已经明显。可见徐杰与徐仲谈得很深入,谈得也很直白。

    “大哥,杰儿做事,我是放心的。但是这般阵仗这般大,官府怕是要过问的,真的有必要如此吗?”徐牛心中还有疑惑。

    “有备无患,未雨绸缪。最好是没有必要,却也不得不做。至于官府,明日里我到县城里走一趟,请知县一顿酒宴,过几天再到大江去走一趟。”徐仲说道。酒宴自然也不是那么简单,大礼才是主要。

    徐牛点点头,不再多问,转头便去做事。

    徐仲却依旧站在码头之上,徐杰的船只早已不见,只听得徐仲喃喃一语:“唉……但愿诸事皆顺。”

    诸事皆顺,便也不知是那些事情皆顺。是朝廷战事皆顺?还是徐杰与皇帝的事情皆顺?亦或者是操练族人、招揽人手的事情皆顺。

    铁拐杵着地面,一点便是一个小坑,徐仲慢慢往祠堂而去,也自己正了一下衣衫,拢了拢发髻,做好要讲话的准备。

    徐家镇,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镇子,而今也还是普普通通,山在后背,水在面前,农田左右,春日种下的稻苗,正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想来北地中原,也有无数这般的村镇,农忙出门,归家天伦,田地之上,是否真要让马蹄肆虐?

    杭州城里的种师道,从望湖楼带出了一个姑娘,两人在城内四处走动,寻着哪里适合开个酒馆。

    不大不小,不需繁华,每日招待着城里的那些辛苦人,一碗老酒,一碟茴香豆,让人解了这一日辛苦的疲乏。

    请上几个伙计,一两个大厨,三五个仆妇。种掌柜站在柜台里,算着一日来往的小账,记录着谁家今日又赊欠了几个铜板。

    酒馆之后,该有个小院,几间厢房即可,自己住一间,若是往后生得几个儿女,也还宽敞。

    院子里当挖个地窖,酿上千多斤的好酒,故人来访,就开上一坛,喝上几十年都喝不完。

    随后再想想,武艺就不练了,就算以后生得儿女,这武艺也罢了,种师道的武艺,真要有儿女,大概也是舍不得儿女再去练的。

    若是真有哪个孩子喜欢练武,非要练武,便也由他去,送到徐家镇,又或者送到西湖中去也是可以。

    日子就该这么随意一些。

    似乎这一切,还应该有个仪式,若是别人家里,当是宾朋满座,锣鼓唢呐,爆竹连连。却是种师道与宁三娘两人,皆是无父无母无牵无挂之人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诗与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诗与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