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思路客 www.siluke.so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江南不比大江,有运河直接能北上,直通燕云之地,自然也能到汴京。两条大船,一条几十江湖汉,一条装有几十匹健马。

    马匹经受不住长途行船,所以到得夜间,便有人把把赶下船,在岸边溜达几圈,即便如此,还有有马匹生病,甚至直接死在船上。

    损失的马匹让徐老八心疼不已,却也是无法,唯有这般才能快速赶到京城,因为船里还带了一个囚徒,锁骨被铁链锁得死死,后背肋骨也锁了两条,手铐脚镣都在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囚徒便是卫十五,金殿卫的先天高手卫十五。

    徐杰已然在京城等候多时的卫十五。徐杰留着卫十五,就是等着皇帝把刀交到徐杰手上,让徐杰可以拿卫十五做文章。

    卫十五身后之人,才是徐杰的目标。

    缉事厂已然开始运作,却也有些无所事事,除了衙门里的大修大建,倒是没有什么差事要做,连新封的七品朝请郎粱伯庸,也没有什么差事,就是把衙门里所有人员的姓名籍贯登记了一遍之后,便也寻不到事情做了。

    大华文官二十九阶,武官五十五阶,一级一级制度森严,不论文武,想一步一步爬上高位,何其艰难。就算一年升一级,一个文官即便越过八九品,从七品开始,也要二十年才有可能升上一品,才有可能被人称一声相公,这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武官,好似容易了许多,特别是有战乱之时,拿命换的官,一般来说倒是升得比较快。即便是如今并无什么战乱,许多攀附得上关系的,升官进爵速度也是极快。

    也并非说文官体系里面没有那等提拔得快的,却也有个道理,但凡提拔得快的,几乎都没有好结果,比如欧阳正。

    文人相轻,也是文人相妒。当年坐了火箭升迁的欧阳正,不知让多少满头白发熬资历的官员半夜里红眼怒骂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从欧阳正之后,老皇帝再也没有越级提拔过人,如朱廷长,如吴仲书等人,都是熬着资历一步一步往上,熬得满头白发。

    兴许老皇帝也慢慢明白了许多道理,这天下并非真的是皇帝一言而决,万事万物,总要有根基,这文武官阶,其实也就是朝廷内部安稳的基础。

    反向而言,那些武官的升迁乱象,也证明了这枢密院,这天下的军队,是真的到了要整顿的时候了,迫在眉睫,关乎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徐杰带着粱伯庸,往那摘星楼而去,徐杰要见一见解冰。

    时候还是下午,摘星楼还未开始迎客,解冰直接请徐杰一人入了闺房去见,花魁大家的闺房,进去倒是无妨,有人多想也是正常,解冰似乎也不在乎这些了。

    才刚刚起床不久的解冰,一脸慵懒斜倚在榻上,不着粉黛,不梳发髻,不着华服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少了那些梳妆打扮之后,素面朝天给徐杰的却是一种另外的感觉,楚楚可怜,却又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那些风情万种,那些身姿摇曳,不过是欢场之中的必备技能,浓妆艳抹的一颦一笑,皆是技能。

    这些技能,是徐杰下意识排斥这个女子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此时的解冰,才是落了凡尘,接了地气,成了一个真正的少女。让徐杰不自觉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解冰似乎也不在意,只是伸手轻轻把一头青丝拢了拢,往后甩去,露出整个面庞,然后开口:“徐公子安好!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句“徐公子安好”,已然与平常不同,没有万福的礼节,没有笑意盈盈眉宇勾人的“见过”。

    徐杰点头,答了一句:“解大家安好!”

    解冰坐起身来,有了一个微笑,有些强颜欢笑的意味,却也让徐杰觉得比平日那种笑好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便听解冰说道:“左定可好?”

    “都好,到得时机成熟,可让你见见左定,也见见于家的后人,她叫于淑婉,武艺绝顶的好,性子也不差,外冷内热,极好打交道。”徐杰如平常闲谈,语气轻松。却也不知云书桓是不是真如徐杰所言那么好打交道,兴许这也是徐杰一人之感。云书桓如何看,也不是好打交道之人。

    解冰点点头,真的微笑而出,起身给徐杰倒了一杯茶,也坐在了徐杰身边,粉黛不施,却又香风弥漫。

    解冰倒茶,落座,看着徐杰。

    徐杰方才再开口:“你养了多少人手?都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解冰闻言有些黯然,却也知道徐杰在问什么,想了想之后,答道:“具体有多少人手我也不知,想来总有五六百人吃饭,这京城里的达官显贵、大小事情,也多关注着,想着报仇雪恨,也做了不少准备。”

    徐杰听懂了,看了一眼解冰,知道解冰手下,能打打杀杀的汉子,已然损失殆尽,唯有这些四处打探消息之人,或者也有安插在一些人家里的眼线。这是徐杰正需要的。

    徐杰也不拐弯抹角,开口道:“你的人手都给我吧,我能给他们一个正经的出身,有饷银,关键时候衙门出面还能保得身家性命,左定往后也就在我麾下办事了。”

    解冰不言不语,盯着徐杰在看,圆溜溜的双眼,泛着水光。

    徐杰却又轻声细语说道:“夏翰之辈,成不了事,往后当与之断了联系,这是自保。此人虽为亲王,来日十有八九也是飞蛾扑火之辈。”

    解冰点点头,事到如今,她似乎也看得懂许多。

    徐杰见得解冰点头,便又道:“人手都给我,往后之事你就别管了,好好当这个名动京华的剑舞解大家就是,若是当累了,就出京而去,寻个山清水秀过之地一辈子吧。人不能为仇恨过一辈子,也要为自己活一活。”

    解冰终于开口:“你能帮我报仇吗?”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桩交换,解冰要的就是报仇,其他的兴许都可以付出。

    徐杰看着解冰,看着这个发丝飘动、面容姣好白皙的女子,看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淡淡的忧愁,徐杰郑重其事点了点头,说道:“此事必成!”

    解冰双眼忽然一定,面色也坚定了几分,口中说道:“我不走,我就在这京城里等着,看着。你答应我的话语,一定要做到。我就这么一直等着那一天,等到你成事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徐杰起身,想劝一句这个只为了仇恨所活的女子,却是又劝不出口,唯有一声:“嗯!”

    解冰起身,到得衣柜之前,打开柜子,又再打开了什么东西,随后又听得什么东西咔咔在响,还听得墙壁里传来一声闷响之后,待得解冰转身,手中拿着的是一个小册子。

    小册子到得徐杰手上,徐杰已然起身往外。

    解冰忽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,却也不知道到底是失去了什么,只是迈步往前追了几步,又自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杰听得身后的脚步,也停住了身形,回头看得一眼解冰,一个真诚的笑脸,笑问:“舍不得?”

    解冰摇摇头,徐杰再次转身。

    却是听得身后解冰一语:“若是等到了事成那天,我便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徐杰闻言一笑,并不回头,而是直接寻了楼梯就下去。徐杰心中知晓,这个女子没有安全感,许多事情没有保障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是怕徐杰说话不算数,所以才加了筹码,才有了那最后一语。事情出了掌控,解冰只是想徐杰真的能说话算数,真心诚意去把事情办成,而不是仅仅在趁机利用她。

    所以解冰给了徐杰一个她自己认为更大的彩头,更大的回报,更大的好处。那就是解冰自己。兴许解冰觉得自己这个价码,是男人拒绝不了的,是保障徐杰真心诚意做那件事情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徐杰已然下了楼,高楼之上,还有一个小窗,一双有些不安的眼睛看着徐杰一直走远。

    回到缉事厂,小厅之内,左定跪在徐杰身前,慢慢翻看着徐杰刚刚取来的小册子。

    却听徐杰一语:“你这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左定抬起头来,重重一个响头磕在地上,语气毫无一点波澜,犹如活死人一般,说道:“徐公子,小的不苦,只求公子一定不可辜负了小姐的苦心!”

    徐杰摇了摇头,看着左定满是疤痕的脸,有些怜悯,也有些佩服这个汉子。拿刀在自己脸上乱划,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左定的父亲用火烧脸,左定用刀划脸。仇恨的力量,大到让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徐杰却也没有想想自己,徐杰难道没有仇恨吗?徐杰做这一切,是不是也有仇恨的原因?

    武艺在身,家境殷实,能考进士,还有江湖势力。这般的人生,难道就不是徐杰想要的逍遥?徐杰又为何不知不觉、不由自主踩进了一个大漩涡之中?还不惜以命犯险!

    仇恨仇恨,仇恨就是心中如何也过不去,如何也安宁不了。做了这件事,徐杰方才能有一份安心。

    “把人都找到!”徐杰简短一语。

    左定磕头,起身,一身的锦衣,一柄军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诗与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诗与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