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思路客 www.siluke.so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便是这一声疑问之下,果真有不少人回头往徐杰看来,见得徐杰当真还在奋笔疾书,也有人接话道:“徐兄大概是真只顾着游山玩水了,此时想来是现场文思,稍待稍待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再道:“以徐兄之才,就算是现作诗词,便也不会差,大家拭目以待就是。”

    头前故意加大声音诧异说话的,就是马子良授意之人,自然就是要寻徐杰难堪。

    之后说话之人,大多倒是真心为徐杰开脱两句,大概也有一些讨好或者想要结交徐杰的意思。虽然徐杰到这大江城不过短短时间,但是依然表现了两番,文才方面自是极佳。起了结交心思也是正常,更何况徐杰现在已然正式称呼欧阳正为老师,其中含义,已然显露。为徐杰说话,也不乏些许表现给欧阳正看的意思。

    欧阳正在这大江郡里十几年,众人对其的态度当真有些微妙。既要有求于他,绝大多数人又不敢真的与之走得太近,好在欧阳正有自己的操守,对待自己的公事极为正派,并不在意与人的关系亲疏,只以文才来论高低。大概欧阳正也是理解众人对自己的态度的。甚至连带历任郡守,也都是这般的态度,对欧阳正是敬,而远之!

    但也不是说欧阳正真的一个好友也没有,比如那卫夫子,便与欧阳正关系极好。因为卫夫子对于仕途,已然没有所求。卫夫子进士也中了,官也当过,如今致仕归家养老,便也不需在意欧阳正对自己仕途有没有影响了。反倒欧阳正一身清名,对于卫夫子来说,便更有几番敬重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在看徐杰,等着这几日连连出彩的徐杰大作。唯有徐杰身边二人好似什么都听不见,只低头看着手中一页一页的字迹。欧阳文沁此时也在看着欧阳文峰手中的纸张,显然是追上了欧阳文峰阅读的进度。

    便听又有人言:“徐文远此时还在写写画画,怕是自己都不满意笔下之文了,今日怕是等不到徐大才子之大作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再出言,便是马永仁了,众人皆在谈论此事,马永仁再接一句此语,既不显得突兀与针对,也间接打压了一番徐杰,如此便好把自己白天丢了脸面给找回来。

    那些之前帮徐杰说话之人,听得马永仁一语,当真有许多人露出了一些担心之色,担心自己刚才话语之后,徐杰真的偃旗息鼓,写不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好在徐杰此时停了比,站起身来往前去,手中不是一张纸,而是几张纸。便也打消了许多人的担心。马永仁也是盯着徐杰在看,看着徐杰手中拿的几张写满字迹的纸,便也不知徐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到得头前,徐杰并未把几张纸交给欧阳正,而是先递给了卫夫子,卫夫子看了一下纸张抬头,已然浅笑道:“今夜所有人都写诗填词,却唯有徐杰写了一篇赋,便是这份心思,已然极好!”

    赋自然与诗词有区别,倒不是文学意义上有高低,而是本身就有不同,赋乃长篇,即便最早的赋,篇幅较小,相比而言也是长篇,也讲究对仗之类。赋其实更合现在的科举之法,科举答题的文体,与赋倒是有几分相似,能把赋写好,考试之中自然会占有极大的优势。其实赋,之后发展出了骈文,也还是八股文的前身。

    诗词是娱乐之道,亦或是自我表达之文。赋一般而言,更花心思,也更为正式。好的诗词,一般凸显艺术与文学价值,特别是词,本身就是用来唱的,娱乐之味稍显浓厚。

    众人听得徐杰写了一篇赋,皆是一脸惊讶之色,更有人开口:“徐兄竟然这么短时间写了一篇赋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再看马永仁,一脸的难看之色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诗与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诗与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