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思路客 www.siluke.so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白千帆没有猜错,墨容澉那日确实是佯装被掳,他若想救下那些人不难,但他更想搞清楚整件事情,这些人倒底是不是蒙达军,他们为什么抓东越百姓,为什么要挑起东越和蒙达的战争?

    因为没法传口信给白千帆,才留下香包,白千帆是了解他的,哪怕天塌了他都不会离开她,所以不是不辞而别,香包代表了所有他想对她说的话。只是不舍得分离,过了这么些年蜜里调油的日子,冷不丁分开,真跟从他身上剐肉似的,夫妻本为一体,如今他算是深有体会了,心头有了牵挂,难免戚戚,一路上不用装,哀哀的表情和其他被抓的人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被抓后有人用黑布把他的眼睛蒙了起来,连吃饭都不准摘下来,他看不见路,也无法知道晨昏,只能在心里大概的估算时间和路程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地方,有人摘下他眼睛上的黑布,长时间的黑暗让他不习惯光亮,眯了好几次才缓慢的睁开,眼前的一切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这里象一个大峡谷,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峰,底下是一大片平原,远处有湖泊,近处有屋舍,明明是冬天,放眼望去却是青山绿水,山坡上红枫尽染,时光似乎还停留在秋天。

    只是没等他把周遭的环境打量清楚,就被推进了一间屋子,屋里没有家俱,只有重席,十来个被抓的人都集中在这间屋子里,忐忑不安的靠墙而坐。

    宁十一和宁十九一左一右护着墨容澉,不让任何人靠近他,戒备的环视四周,坐在中间的墨容澉垂眼看地,仍是哀哀的神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有人进来,走在前面的女人手里提了一个大篮子,里头装着热腾腾的馒头,他们这一路几乎没吃过热的食物,见着热馒头,不由得眼睛一亮,却不敢伸手去拿。后面的男人挑着两只木桶,一个木桶里散发着热气。

    女人把篮子放在地上,温和的对他们说,“都饿了吧,快吃,”又指着木桶,“桶子里有汤和碗,喝一碗汤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有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警惕的看着她,女人笑了笑,说,“放心吃吧,大老远把你们带进来,总不是为了毒死你们。你们不要怕,这里挺好的,时间长了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宁十一和宁十九对了个眼神,他上前拿起馒头咬了一口,他们挨饿没关系,不能饿着皇上,他先试吃,确定没问题才能让皇帝吃。

    馒头做得不错,松软香甜,他嚼了两口咽下去,毫无异常,于是又拿了两个,一个给皇帝,一个给宁十九。

    有人带了头,其他人立刻蜂涌而至,把装馒头的篮子围得水泄不通,都伸着手往篮子里来抓。

    宁十九趁着桶子边还没人,赶紧先舀了三碗汤过去,免得到时侯跟其他人去抢。

    墨容澉一手端汤,一手拿着馒头,看着还在抢食的百姓,忍不住叹气,他从前大概想不到,有一天他会跟自己的子民争抢食物。装汤的碗,虽是白瓷,上头却已经裂了好几道细纹,再看其他人手里的碗,有粗瓷有细瓷,还有土陶,有的碗沿磕了,有的碗底磕了,有的碗身布满细纹,扫了一圈,竟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好碗。他估摸着这些碗大概也是抢来的,才这么参差不齐,且使用率较高,所以看起来很陈旧。

    等他们吃完饭,那一男一女又进来了,那个女人把东西收走了,男人又挑进来两个木桶进来,一个桶里装水,一个桶里装杯,水是白开水,没有放茶叶,茶杯也是各式各样,有好有坏。

    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都没有人再进到屋里来,但门口有人守着,不准出去。吃饱喝足,也没事干,大伙开始小声交谈起来,说着各自的遭遇,又猜测这是什么地方,能不能想法子逃回去,怕被人听到,都压着声音说话,屋子里响起一片嗡嗡之声,就像上千只蚊子在聚会,嘈杂不已。

    墨容澉靠着墙,闭目养神,心里却在盘算:这里的人看起来并不凶,既不打骂他们,也不让他们挨饿,只是困着他们,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按行程来说,这里应该还在北境,但不知道是东越境内还是已经到了蒙达,他年青的时侯在北境军营里呆过,但从没听说过这个地方,别处都是萧条的景色,这里却依旧生机盎然,透着一股子怪异。

    宁十一和宁十九分坐在墨容澉两边,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,像两尊门神似的,把其他人和皇帝分隔开来,那些人也不敢与他们套近乎,自动远离,屋子并不大,他们三人坐在一起,象个孤岛一般。

    就这么晾了半响,终于又有人进来了,这回进来的是个男人,高个子,长得很结实,不似先前两位那样和蔼,冷然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,最后落在墨容澉脸上。

章节目录

谁家萌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谁家萌王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