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思路客 www.siluke.so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大行皇帝的灵柩一出宫门,太子便觉得呼吸都顺畅了许多,加上拉拢了修敏,武有楚王,文有修大学士,想一想,今后的路怎么走都是顺畅的。

    他负着手在屋里走了几步,扬声唤孙贵喜:“龙袍拿回来了么?”

    孙贵喜道:“说好了今日去拿,奴才正准备去呢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,“江南的刺绣虽好,倒底不比宫里的大气,你瞧仔细了,该加工的花样子,一个也不能少,还有肩上那九条小龙,得照足了绣,这是孤登基的龙袍,绝不能出任何纰漏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,老奴一定仔仔细细检查好了,再拿回来。”孙贵喜呵了呵腰,叫上一个小太监跟着,麻溜的往内务府造办处去。

    到了尚衣监,里头正忙得热火朝天,谁也没抬头,孙贵喜有些不悦,他马上就是皇上身边的大总管了,怎么都当他透明的似的。

    扫了扫喉咙,咳了两声,尚衣监的杨尚宫抬头看到他,立刻堆起笑脸,“哟,孙大总管来了,快请坐,明日登基大典,要赶制的东西太多了,实在没注意,怠慢了,您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孙贵喜知道宫里大乱过后,人心惶惶,各处各部几乎都是停摆的状态,过了两天才慢慢恢复过来,太子的龙袍因为怕赶不及,早在南方的时侯就做好了,只是有些花样子南边做不了,还得回宫里来做,绣工费眼睛,又是慢工出细活,只怕把这帮绣工们给忙坏了。是为他主子忙,他有什么好往心里去的,拂尘一扬,笑道:“如今宫里就数你们最忙,咱家哪能往心里去,都是为了殿下,龙袍做得了么,拿来咱家瞧瞧?”

    杨尚宫便叫一旁的宫女把太子的龙袍取来,摊在桌上让他看,明黄的主色衬在灯光下,立刻显出一种磅礴的威严来,绣工精湛华美,袍子上的龙遒劲有力,脚下云朵飞扬,又有海水江崖,日月星辰,斧子,宝瓶等物,孙贵喜仔细的看着,确定无一遗漏。

    “很好,辛苦杨大人了。”孙贵喜笑着说,“明日太子殿下穿上它登基,必是光芒万丈,咱家替杨大人向殿下讨个恩赏,您挚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杨尚书倒是不亢不卑的样子,还了礼:“谢大总管抬举,这是下官份内事,不足挂齿,没有耽误吉时就好。”她让宫女把龙袍包好,交与孙贵喜带来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孙贵喜带着小太监出门,走得太匆忙,结果在门口差点与人撞上,两人让了一两个来回,都没有错开身,惹得他要发怒,可对方却停下来,哟了一长声,侧过身子:“是孙大总管,您先请,您先请。”

    孙贵喜定晴一看,是郝平贯,他们年青的时侯打过交道,后来各为其主,郝平贯随楚王出宫开牙建府,就没怎么见过了。一别得有好些年头了,虽然如此,却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,所以见了面也不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郝平贯是楚王身边的人,孙贵喜当然只能堆起笑脸,“原来是郝大总管,好久不见,您来这里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,明日不是登基大典嘛,咱家来看看太妃的吉服做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孙贵喜当然知道郝平贯嘴里的太妃是指瑞太妃,明日大典,瑞太妃身份特殊,定是有份参加的,做套吉服观礼也是应当,他哦了一声,“太妃的身子好些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本来就是皮肉伤,长好了就不碍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太妃身娇肉贵的,这一回可是吃了大苦头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咱们王爷也是心疼得紧,天天儿守在边上,尽心伺侯着。”

    孙贵喜怕太子等着着急,同郝平贯说了几句闲话,便匆匆走了。可拐过墙角,他又站住,悄悄退回去,扒在墙边往里看,隔得远,他看不是很真切,见杨尚宫亲手把一件吉服摊在桌子上让郝平贯看,是蓝色的底子,上头隐约有彩凤和牡丹。他是宫里的老人,知道以瑞太妃的身份穿绣凤的吉服不合规矩,不过宫里没有谁的辈份能高过瑞太妃,她又是楚王的生母,拿她当半个太后看,也是应当的,毕竟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嘛。

    回到长英殿,孙贵喜服伺太子试龙袍,说起遇到郝平贯给瑞太妃拿吉服的事,太子倒是不以为然,笑道:“我那天跟楚王说,要拿瑞太妃当自己娘亲看,他就真给落实了,瑞太妃当年跟皇后争宠,一直想穿凤没穿成,这会子倒如了愿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诸葛谦瑜微皱了眉头,问孙贵喜,“你看清楚了,果真是凤袍?还是绣的孔雀?”

    这种事孙贵喜不敢乱说,“隔得远,奴才看得不是很清楚,或许不是凤,是孔雀也不一定,只是看起来有些象凤袍而已。”

    诸葛谦瑜没再说话,默了一阵子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正月初八,黄道吉日,诸事宜。

章节目录

谁家萌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谁家萌王妃最新章节